特朗普逆袭中美向何处去?专家热议三大焦点

美国总统选举自启动以来,绝大多数主流媒体的民调排行榜上,希拉里都占据着领先优势。决胜时刻,特朗普实现“逆袭”。这将给中美关系带来怎样的影响?中国又该如何应对?《环球时报》邀请七位学者齐聚圆桌,畅谈中美关系将如何变局。

讨论嘉宾

吴心伯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姚云竹

中国军事科学院中美防务中心前主任

达巍

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

金灿荣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

李海东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

朱锋

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

陈力简

美国戴顿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助理教授

 

东北亚局势会不会和缓

  

吴心伯:目前来看,特朗普在外交安全政策上的想法不是很明显,他最终可能还是要回归到共和党的政策路线上。共和党一般分为经济派和战略派。经济派注重商业利益,代表华尔街,这一部分人对TPP很感兴趣。战略派代表军工行业,注重美国在军事上的投入,可能对萨德部署等政策更感兴趣。所以,最终组建特朗普外交安全团队的人选将变得非常重要。

  

姚云竹:美国的外交政策如果到了特朗普手里,不会有断崖式变化,但确实也不会是线性、延续性的政策。在亚太,可能最需要观察的是特朗普的军事联盟政策。如果特朗普对同盟关系没有前几任政府那样重视,亚太安全架构可能会发生大的变化。在这个过程中会形成权力和实力的真空,各国会根据这种情况作出调整。

  

达巍:特朗普上台,将带来很多新的、复杂的问题,他将更多地创造出一种混乱的局面和不确定性。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特朗普的基本思路是美国要减少介入,跟朝鲜实现接触,让韩国多管事。美国认为萨德是防御性武器,如果按照这样的逻辑,不排除继续部署萨德的可能。特朗普会创造出一个乱局,这个乱局对中国来说有好有不好。TPP可能受阻,美日同盟可能弱化,为我们提供机遇。美国的双边同盟是冷战产物,不符合时代潮流,它们被弱化没什么不好。只是美日同盟一旦变得松散,日本就有可能走上武装的道路。

  

金灿荣:关于朝核问题和萨德问题,特朗普在竞选中的表态并不清晰,所以不好判断。特朗普政府可能会把在韩国部署萨德的问题放手交给军方,因为共和党一向代表着军火商的利益,所以这对中国来说不是好消息。另外,奥巴马时期在朝核问题上采取的是“战略忍耐”政策,特朗普上台后不会像奥巴马那么消极。他反倒可能会先把更多的责任更明确地交给中国,这对中国来说既是挑战,又是机会。

  

李海东:在萨德问题上,美国对韩国强有力的官方政策可能将持续。对特朗普来说,只要不花或者少花美国的钱都不是坏事,只要能有效解决美国经济和就业问题的都不是坏事。萨德与美国国防工业、民众就业以及各州利益紧密联系。特朗普会不会采取果断措施撤出萨德,目前下结论还为时过早,需要观察。

  

朱锋:在韩部署萨德是克林顿政府以来历任美国政府和五角大楼的长期政策努力,看不到特朗普政府会在萨德问题上重新进行重大调整的实际可能性。在朝核问题上,特朗普说,一旦他当选,愿意和金正恩举行首脑会晤来打破僵局。特朗普思考的是要和奥巴马的民主党政府做进一步切割,寻求弱化美国在亚太以及世界其他地区的美国角色,更多地让美国能减少受全球责任的拖累,把更多资源用来发展美国自己。所以,特朗普的外交政策主张普遍被视为是美国可能开始奉行“新孤立主义”。

  

亚太再平衡会不会“变盘”

  

李海东:特朗普上任后将继续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但核心内涵将与奥巴马大有不同。他的竞选表态说得很清楚,希望其盟国承担自身防务费用与责任,不能当美国安全与经济资源的寄生虫。这将给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同盟体系带来非常有趣的变化,亚太地区的战略形势将更加趋于平衡,中国周边安全环境可能发生非常大的变化。过去与中国有纷争的亚太地区国家,会逐渐失去美国以往那样强有力的支持,在与中国有纷争问题的解决过程中将需更加谨慎和自敛。亚太将迎来中国实力与影响力迅速抬升的时期,如何有效运用好这突如其来的机遇,而不像美国在冷战结束后那样浪费自身财力和影响力,这给中国提出了新的要求。

  

朱锋:特朗普上台后,TPP走向边缘化几乎是可以肯定的。TPP一直被视为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经济支柱,这意味着特朗普政府会在“亚太再平衡”战略上做出重大调整。同时,亚太地区已经成为美国在海外的“核心利益”,特朗普政府也不会放弃美国亚太战略的基本架构,更不会实质性地改变美国在亚太的前沿军事存在和同盟体系。

  

在南海,首先,因为整体的外交态势有所调整,中美有合作的新机遇,比如航行自由和安全,这是中美共同利益。第二,关于所谓南海仲裁裁决,这个中美争执点可能会延续,但中美应建立对话及相关管道和机制。

  

陈力简:特朗普觉得中国人和东亚人都是做生意的伙伴,他没有把我们当成推翻美国霸权的挑战,他怕的是穆斯林极端分子。所以对亚太再平衡,特朗普没有兴趣。对南海问题,他大概也没有兴趣搞什么巡逻。特朗普对协防台湾也未必特别积极。对钓鱼岛,大概也不会帮日本出头。

  

金灿荣:特朗普上台后,现行的“亚太再平衡”政策相当大的程度上会发生转变。有两个原因,首先,亚太再平衡是奥巴马的政治遗产,特朗普对奥巴马很反感,当然不会继承。其次,从共和党的党纲来看,对欧洲和亚洲利益的关注是均衡的,相对而言,民主党更关注亚太一些。所以,基于党派之间的差别,特朗普上台后“亚太再平衡”政策也会发生一些改变。特朗普的共和党政府会注重军工利益集团的需要,在军事上多花钱,毕竟这些大军火商是支持共和党的基本盘。但是怎么运用这些军事力量?我觉得会平均用力,亚洲、欧洲、中东、巴尔干,不像奥巴马时期将60%以上的军力倾注到亚太。

  

特朗普是反对TPP的,他的重点是把工作岗位留给美国人。而TPP目前不是这个方向,因此特朗普上台后,可能会拿出自己的一套政策来取代TPP。

  

中美贸易战会不会打响

  

朱锋:特朗普与他的团队如何思考和拿出综合的外交与国内政策?什么是他执政所需要的外交理念与外交重点?这些都需拭目以待。在这样的背景下,与其现在设想如何去和特朗普政府打交道,不如继续深入观察特朗普和他的团队究竟会在内政和外交上如何将“变革美国”以及“让美国重新伟大”变成正式的理念、措施和方案。

  

吴心伯:特朗普上台既有机遇也有挑战。机遇体现在美国在亚太地区和中国的战略与地缘政治竞争方面可能会有所调整,对中国的战略压力可能不像 “亚太再平衡”战略被全力推行时那么大。中国面临的挑战可能主要来自于经贸方面,特朗普上台后主要任务是拼经济,包括中美经贸关系调整以及对美国国内制造业的重振等等,这些都可能对中国造成影响。新一届美国政府可能在很多方面与美国两党精英的传统思维方式和政治行为都不太一样,与它接触不可避免会有摩擦,但如果对接得好也会有很多机会。

  

金灿荣:我认为还是要坚定不移地继续推动中美合作,特朗普上台后主要的任务是搞好经济,这方面中国可以帮忙,而且两国之间有一些共同话语。当然,从特朗普的竞选中的表态来看,对中国的贸易保护、汇率问题有抱怨,但是这些问题都可以谈,寻找解决办法。另外,中国作为大国是有真金白银的,有着巨大的购买力。总体而言,未来中国应对之策应该是低调、友善,重点是寻找可行的合作方案。

  

达巍:和特朗普打交道的基本方式是不打不相识。他是一个明白人,如果他看到美国利益受损,就会调整政策。所以,美国要打经贸战,我们也不用怕,把这一年两年扛过去,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应是简单地忍,也不是为对抗而对抗,而是在条件成熟时推动缓和,要把握塑造中美关系的主动性。

  

陈力简:特朗普将主要在经贸方面拿中国开刀,中国会面临史无前例的挑战。特朗普认为,中国严重依赖美国市场,国际大宗商品定价权都在美国和欧洲老牌强权手中,中国食品、物资有求于美国,美国在农产品谈判等处于天生的有利位置。他是一位实用主义的商人,会想方设法将自己的有利地位变现,甚至可能用耍无赖的方式达到自己的目的,会让我们头疼一阵子。中国的应对方式就是“一带一路”。通过“一带一路”减少对美国市场的依赖,平衡世界对贸易定价权的统治地位,让自己不至于太受制于美国。

 

来源地址:特朗普逆袭中美向何处去?专家热议三大焦点



图片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