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台湾政论节目“网红”频出,我们该当回事,还是一笑了之?

2019/10/10 6:41:11

台湾政论节目“网红”频出,我们该当回事,还是一笑了之?

 

最近因为世界卫生大会的邀请函,台湾舆论闹得沸沸扬扬,在岛内政论节目中也少不了一番唇枪舌剑。而这一战又出了几位“网红”。

 

几天前,我发现大陆网络上盛传一条“台媒:要放蚊子去世卫大会咬人的‘绿委’,在大陆超红的”新闻,最近很少看电视的我才意识到:又出事了。

 

 

一、

 

这样的桥段发生过多次。在我的印象,最早可溯及几年前的“茶叶蛋”事件。一位台湾嘉宾在电视节目上谈及“大陆有些地方,一般人事实上消费不起茶叶蛋”,后被二次传播到大陆网络,标题演变成更为耸动的——“台湾教授: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

 

“茶叶蛋”在大陆“走红”的时候,我正在参加一场两岸三地学生交流营。因为不少营员来自大陆,在活动结束前,我特意去便利店买了十几个茶叶蛋,与大家来一场“奢华”享受。此举引得大陆同学纷纷会意,直呼“土豪”,众皆开怀大笑。

 

出乎意料的是,在场的台湾同学倒一脸茫然,竟不知道“梗”在哪里。这倒让大陆同学感到奇怪,“你们都不知道这件事吗?”台湾同学直到听完我们的介绍后,才似乎有点后知后觉地表示:“好白痴哦”。

 

这次经历让我反思,是不是大陆人士对台湾媒体及舆论有点过于关注,也过于认真,再加上一点文化背景的差异和交流的不足,导致我们有时候对台湾的电视节目,比当地人看得还要多一些。进一步的情况变成,我们把一些被台湾人自己都视为笑料的言论,当成台湾人真实的看法,造成不少误会。

 

曾有不止一位台湾朋友对我表达过困惑,“大陆真的很多人喜欢看‘康熙来了’?其实我们不怎么看。”而对于大陆民众关注台湾各档政论节目,台湾朋友虽然能理解,但也常常会多问一句“为什么?”

 

二、

 

那么,回到这次“放蚊子”事件来看,其脉络同“茶叶蛋”事件如出一辙。稍有不同的在于,这一次的言论背景牵涉国际社会与两岸关系,而嘉宾的发言也更有炒作效果罢了。

 

至于为什么一位受过良好教育,并高票当选的岛内民意代表,会如此“秀下限”?我们不妨从台湾的媒体生态和政治环境来理解。

 

首先,岛内高度的市场竞争营造了“收视率至上”的氛围。自从自媒体全面开放以来,“老三台(台视、中视、华视)”垄断的时代一去不返,一边是两百多个电视台捉对厮杀,一边是岛内市场相对有限。残酷的环境之下,收视率成了媒体的生命线,否则可能难以维持经营,更无法奢谈提升品质。于是,节目有没有“爆点”,能不能吸引观众的视线,成为制作组的优先考量。

 

一般而言,在节目录制之前,节目组会和嘉宾们通下气,就节目中会谈论的话题理一个大致的框架,并根据观众预期反应设置一些相应的“爆点”,以求达到节目的效果。

 

因此,若以收视率、关注度来论英雄,则诸如此类“放蚊子咬人”的论调,不止不是“秀下限”,恐怕还可能成为“收视率王牌”。你想,一路“红”到大陆,被网民们再一轰炸,这个节目的市场是不是忽然宽阔了不少呢?

 

对政客本身而言同样如此。身处台湾社会,政治人物都需要一个能够发声的舞台,以提高自己的曝光度。这种需求客观上为电视台和政治人物搭起了桥梁,使两者成为一种互利的结构。

 

电视台考虑收视率的要求,当然希望到访的嘉宾“能说”、“敢言”、“语不惊人死不休”,这又反过来抬升了所谓“政客名嘴”的身价和市场,使其拥有更多的曝光度和话语权。于是,想吃这碗饭的政治人物,往往在节目中运用夸张的叙事手法,或声情并茂、慷慨激昂,或冷嘲热讽,指桑骂槐,便都不足为奇了。

 

那么问题来了,像“放蚊子”这样的荒唐言论出自民意代表口中,就不怕贻笑大方,反失选票吗?

 

恐怕真不怕。这次“红”到大陆的民进党民意代表王定宇,他的选区就在深绿的台南。如何深绿法呢?用当地话来说,就是“民进党躺着选都能赢”。在这里,“爱台湾”与“不爱台湾”的区别,恐怕比理性不理性要重要得多。

 

所以有时候,选民以政客立场论对错,对具体内容是否合适并不关心。民意代表在节目上的言论未必能代表他的真实水平,更多是一种有意为之的手法。

 

总之,我们当然可以质疑王定宇的言论水准,但这种结合了节目效果与政治立场宣示的逢场作戏,也不过是博观众一笑,大可不必当真。

 

三、

 

这些原因,让台湾政论节目娱乐化的现象日益严重。这点,几乎是两岸有识之士的共识。据我观察,台湾人对此的批评,并不少于大陆人。

 

我个人觉得,台湾用这样失真的视角描述大陆,如果还在大陆传播广泛,让大陆民众误以为台湾人的智商都是这般模样,那两岸人民的心理距离如何拉近?

 

我建议,如果真的对台湾感兴趣,不妨走出网络去认识台湾。我相信,当你和台湾朋友一起喝着啤酒,看着一档台湾的政论节目,对着这些“王定宇”们异口同声地吐槽,那时你一定会懂得这些政论节目对台湾人而言真实具体的意义,以及“与台湾朋友面对面”这件事本身,对两岸交流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