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当官真的“身不由己”?看看这些人是怎么落马的

2019/9/11 22:34:29

当官真的“身不由己”?看看这些人是怎么落马的

不少落马官员在事后忏悔时,往往会提一句“身不由己”,比如新近公开的海南省三亚市人民医院原院长姚震在忏悔录。他在剖析自己的心路历程时感慨,面对复杂的现实,“我开始也想做一名个性鲜明、有理想的领导干部”,然而“在各种关系网的冲击下,开始‘入乡随俗’地屈服于诱惑。结果一步陷进去,就越陷越深”。

 

无独有偶,呼和浩特铁路局原副局长马俊飞受贿一亿多,自辩“上了贼船下不来”,只能任由金条和现金逐渐堆满房子;河南开封市委组织部原部长李森林供述,面对别人的送钱送物,躲得了今天、躲不过明天,躲得了这个人、躲不过那个人,躲得了下级、躲不过同级甚至上级……

 

“身不由己”,成了贪官为自己“随波逐流”开解的最常见理由。自然,这也成了贪官们捞到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然而,这个“身不由己”的理由显得不免太过单薄而站不住脚,这根稻草也显得是那样的脆弱而经不起轻轻一击——人们要问:客观环境固然有这不好那不对,但你的主观能动作用又到哪里去了呢?

 

常言道:“贿随权及,有权就有鬼跟来,大权大贿赂,小权小贿赂。”领导干部只要手中有权,就一定会成为一些人瞄准的对象——瞄准的不是这个人,而是他手里的“权”。于是,为了达到目的,他们总是无所不用其极。而面对不法商人的“凌厉攻势”,面对亲情友情的“软泡硬磨”,面对老领导、老部下、老同事的“情感挟持”,有的领导干部就“把持不住”了。

 

由神秘商人、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郭文贵牵头的“盘古会”,一度聚集了诸多高官巨贾,借由这些大佬的帮助,郭文贵多次得以扫清政商宿敌,拓张财富版图。想一想吧,若没有郭文贵精心策划而“坚忍不拔”地送钱送物,一些大佬怎会上他的贼船而心甘情愿出手相帮?然而,终究是好景不长。后来,也正是因为郭文贵的牵扯,“帮助”过他的大佬或入狱或接受调查,其中就有新近落马的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

 

诚然,领导干部是人不是神,他们也是有血有肉、有着七情六欲之人,面对各种诱惑,有时也会有一点点动心。然而,真正的共产党人总是会克制自己而隐忍非分之念,也就是说,良心和党性总是会让我们的领导干部做到身心“由己”,从而驾驭自我,做自己的主人,将一切干扰拒之门外。

 

习总书记在第十八届中央纪委第六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中,引用了明代哲学家王阳明的话“身之主宰便是心”,并精辟地指出:“‘本’在人心,内心净化、志向高远便力量无穷。”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呢?一个人的行为只有受心的约束,令自我的视听言动的全部身体活动皆成为心体自身的展开形态,那么,我们才能成为一个言行一致、人格健全之人。

 

想起清代名臣张伯行出任江苏巡抚时,江南官场贿赂之风盛行。有一天,六合县县令将自己绘的一幅画悄悄送到了他的府上请求指教,张伯行打开画就发现了画轴里藏着的一根金条。于是,他回赠一幅字画并退回了金条。县令再看所题墨宝:“一丝一粒,我之名节;一厘一毫,民之脂膏。宽一分,民受赐不至一分;取一文,我为人不值一文。”于是,县令羞愧不止。张伯行何以能够做到慎独?还不就是因为其心中有主、身心“由己”吗?“一念收敛,则万善来同”,封建制度下的官员都能够做到“立根固本”、“从心不逾矩”,那么,共产党的领导干部,不应该比他们做得更好吗?

 

领导干部做到身心“由己”,就是要时刻牢记自己肩负的使命和责任,切不可把党和人民给的舞台当做自己和团伙利益勾兑的平台,要永远记住“入了党就意味着主动放弃一部分普通公民享有的权利和自由”,“自觉让渡那些影响党的纯洁性、党员的先进性的权利与自由”,并时刻做到自重自省自警自励。如此,则一定能够管住自己的言行,也就一定能够处理并建立好崇“亲”尚“清”的新型政商关系,从而避免“本该公平竞争的项目成为利益输送企业的‘唐僧肉’、本该节省的财政开支成为暗箱操作者的‘盘中餐’、本该造福于民的良心工程成为权力寻租者的‘昧心工程’”。

 

唐代思想家李翱曾向药山禅师请教什么是“道”,药山禅师告知:“云在青天,水在瓶。”其中也有这样一层耐人寻味之意:“瓶中之水好比人心,如果你能够保持洁净不染,心就像水一样清澈,不论装在什么瓶中,都能随方就圆,有很强的适应能力”。做人如此,做官又何尝不是?